一文读懂美国监管对稳定币的态度

一文读懂美国监管对稳定币的态度
作者:Rilak昨日(7月19日),美联储正在进行的关于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研究,已经将范围扩大到包括稳定币,并探讨它们是否能得到有效监管的问题。此前消息,从19日起耶伦将召集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讨论稳定币,该工作组召集了不同的监管机构来评估稳定币的潜在利益和风险。关于稳定币的讨论最近有所升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呼吁对USDT等资产实施更严格的监管。7月15日,鲍威尔表示,尚未决定央行数字货币是否利大于弊。更直接的方法是对稳定币进行适当的监管。美联储希望国会支持央行数字货币。“我们的责任是探讨技术和政策问题,就央行数字货币提出知情的建议。对央行数字货币这个问题持开放态度。”自2015年Tether诞生以来,稳定币开始走入大家的视线,而稳定币真正被大规模广泛应用要从2017年三大交易所支持 USDT 开始。Tether宣称每个USDT的背后都有1美元做背书,每个USDT都可以通过Tether平台承兑赎回。此后陆陆续续的市场上出现了更多1:1兑换美元的GUSD、PAX、TUSD、USDC等稳定币。其中,GUSD和PAX是2018年9月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宣布的第一批得到政府承认的稳定币。然而USDT由于抢占先机,仍然在市场居于垄断地位。美国对稳定币的态度美国对稳定币的态度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概括而言,算是并不排斥,甚至助力其发展。一方面,出于对本国货币体系的自信,多数议员认为受监管的稳定币能承担一种新支付工具的职能;另一方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稳定币还能帮助美元渗透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去年上半年,南美洲遭受新冠病毒打击严重。由于特朗普政府对委内瑞拉进出口市场的管制,许多抗疫物资无法送达医护人员手中。当时出现了较受欢迎的数字货币支付平台Airtm。这是一个总部设在墨西哥的P2P数字货币服务平台,AirUSD是平台上与美元挂钩的代币,只要援助收到的USDC打到Airtm钱包中,就会生成AirUSD发放到医护人员的账户。收到的AirUSD可以自由交易,不需要通过委内瑞拉本地银行。而如今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已经形成美元本位的市场经济,许多商家都以美元报价。去年9月,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OCC)在一份解释函中表示,允许美国联邦特许银行和联邦储蓄协会为稳定币发行商持有储备金,并为银行提供了关于如何处理Tether、Gemini Dollar、USD Coin以及其他与法定货币挂钩的代币的指导。区块链协会执行董事Kristin Smith认为,此举是朝着无需CBDC而广泛采用“数字美元”迈出的重要一步。今年1月,OCC在官网发文宣布,允许美国银行使用公共区块链和美元稳定币作为美国金融系统中的结算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去中心化的、未经许可的开源和以互联网为介质的公共区块链可成为美国金融体系和全球经济的基础,标志着稳定币及整个加密货币行业迎来一个新的开端。稳定币格局悄然改变据DAppTotal稳定币专题数据显示,2017年底,USDT增发到10亿;“3.12”市场暴跌后,一部分人因为避险需要出金,另一部分人要入场抄底,出入金的需求刺激了USDT的增发,在一个月内,USDT增发迅速上升至70亿枚;今年1月1日,USDT总市值约为211.11亿美元,截至4月12日,其市值约为446.99亿美元,这意味着USDT在三个月时间内新增238.88亿枚,发行量已超过此前7年的总增发量。而从6月开始,USDT发行量保持在642.5亿枚不变,截至今日已经有50天未增发。根据分析师和市场参与者的说法,USDT遭遇了两方面的挑战,一是由于中国对加密货币的打击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二是更加合规的竞争对手USDC正在抢得市场份额。早在2019年,美国就曾对USDT“重拳出击”。由于USDT存在不透明的问题,被广泛用于洗钱等金融犯罪,以及Tether官方没有有效的第三方审计证明USDT始终1:1锚定美元,随意增发让市场暗含巨大隐患。2019年4月,纽约州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宣布,禁止iFinex(Tether母公司)和Tether开展危害投资者的虚拟货币活动。这次制裁短时挫伤了USDT的市值和士气,而Tether没有逃跑,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纽约州检方属于“恶意撰写内容”,并且没有执法权,目前只是暂时处于查封和保护,正在努力采取措施来补救这些资金。同时Tether也承认,USDT目前只有约74%由现金及短期债券支撑。称USDT在2019年3月已将其服务条款从“1:1与美元挂钩”修改成“75%的美元锚定和25%的iFinex股票担保贷款”。相比于USDT,美当局对于 “听话的”稳定币的态度截然相反。GUSD和PAX是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于2018年9月宣布的第一批得到政府承认的稳定币。而USDC的发行机构Circle更是拿到合规牌照最多的稳定币发行机构,目前已经拿到了纽约州BitLicense牌照以及在英国和欧盟的支付牌照。它成立于2018年,定期由排名前五的会计服务公司Grant Thornton LLP查核并公开信息,迎合监管方要求。在今年上半年大牛市的行情下,稳定币的格局似乎发生了变化,在DeFi领域, USDC 已经超越了USDT。7月初,Aave创始人Stani Kulechov在推特上分享图片并表示:“60%的DAI(加密原生稳定币)由USDC支持”;Messari分析师Ryan Watkins则列出数据表示:“USDC正迅速成为以太坊上占主导地位的稳定币,超过50%的USDC(约125亿美元)供应进入了智能合约。” 5月底,Circle称,已完成一轮大规模融资,筹集了4.4亿美元,继而宣布其上市计划。USDC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去中心化”代币,但它显然是一个好的美元稳定币。CBDC之于稳定币站在“中心化监管”的角度,稳定币表现再好,相较CBDC也是一种“风险性”代币。在各国纷纷发展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大环境下,“威胁论”也在议会中此起彼伏,认为他国数字人民币给美元的支付主导地位带来了挑战。如何寻找新的出路?是美联储正在探讨的问题。从7月19日开始的大会将是数字美元走向CBDC还是稳定币的转折点。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以下消息:据路透社报道称,6月28日,美联储监管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表示,任何创建美国 CBDC 的提议都必须清除“高门槛”,他需要确信潜在的好处将超过风险。“在我们对新鲜事物感到迷惑之前,我认为我们需要对CBDC的承诺进行仔细的批判性分析。” Quarles认为,美元已经“高度数字化”,其中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其他解决方案更好地解决,例如改善低成本银行账户的使用,我们也不需要害怕稳定币,美联储历来支持负责任的私营部门创新;里士满联邦银行行长托马斯·巴金(Thomas Barkin)也表达过类似的怀疑,“我们在这个国家已经有了一种数字货币,叫做美元。”他们可能不全是稳定币的拥护者,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推出CBDC的非必要性观点的一方。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则是CBDC的倡导者,曾断言领先的CBDC项目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影响”。CBDC可以提供与现有美元稳定代币相关的效用和好处,而不会破坏政府对货币政策的控制。她说:“与中央银行的法定货币不同,稳定币不具有法定货币地位,但存在这样一种风险,即广泛使用私人货币进行消费支付可能会使美国支付系统的某些部分分散,给家庭和企业带来负担并提高成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则显得比较中立,美联储将在今年9月发布一份关于CBDC的研究白皮书,目前美联储的波士顿地区分支机构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就可用于数字货币的技术进行研究。鲍威尔仍明确表示,如果没有国会采取行动,央行将无法推出数字货币。此前,鲍威尔在5月的视频讲话中称:“联储的重点是确保安全、高效的支付系统,既可以为美国家庭和企业带来广泛利益,同时也可以拥抱创新。与美元或另一种法币挂钩的‘稳定币’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付款方式,在使用新技术的同时,具有提高支付效率、加快结算流程、降低终端用户成本的潜力。”然而也提到了:“尽管稳定币的价值可能与美元挂钩,却可能没有与传统付款方式(如实物货币或银行帐户中的存款)相同的保护措施。因此,随着稳定币的使用量增加,我们也必须注意适当的监管和监督框架,包括关注私营部门的支付创新者,后者目前不在适用于银行、投资公司和其他金融中介机构的传统监管安排之内。”而最近鲍威尔对稳定币的态度可能更倾向于否定,7月15日,在参议院会议的证词上,鲍威尔表示:“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支付手段已经失败。稳定币的增长速度非常快,需要‘适当监管’”。在美联储内部,对于CBDC和美元稳定币的抉择也存在巨大分歧,不管这场博弈的结果如何,稳定币都已经合法地嵌入了美国金融体系,最多只是拥抱更多地方监管。关于这场会议的讨论会在以后的几个月内持续发生。